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OLED的中日韓“三體游戲”

發布日期:2020-01-16 11:14:00     來源:江淮機電網      編輯:jyy

  2019年某日某月,在某個手機廠商的發布會上,一身科技范兒的X總走上舞臺,身后的超寬幅環繞大屏幕顯現出五個大字——“下一代手機”。隨后,一款能夠花式折疊的手機緩慢浮現,停頓了幾秒,留給臺下粉絲發出“鵝妹子嚶”的充足時間,各路媒體從各個角度拍下快門,集體等待著主講人用哽咽的聲音講出一個焚膏繼晷、日以繼夜的開發故事……

  上述情節,如有雷同,實屬故意的。

  從iPhoneX搭載OLED屏幕之后,手機廠商紛紛將心思花在了產品形態的更新上,各種折疊屏層出不窮,由此也推動全球顯示面板產業,尤其是OLED屏幕來到了一個大眾口中的“朝陽時代”。

  而在升起的三個“朝陽”,目前看來分別是中日韓。它們的彼此牽引繞旋,會像“三體”一樣變成生存煉獄,還是錘煉出材料領域的新宇宙呢?

  OLED迭代:方興未艾的三體游戲

  這個令手機廠商為之瘋魔的OLED,到底是何方神圣?

  這里簡單給各位小朋友大朋友開闊一下,傳統的LCD屏依靠背光層發光,液晶層偏振來實現顯示效果,就像月亮只能發射太陽的光。但OLED有機發光二極管( Organic Light-EmitTIng Diode,OLED)自己本身就是發光體,不需要依靠背光層和液晶層,各個像素點自己就能控制點亮和熄滅的效果。

  這就帶來了兩個好處:一是顯示效果更好,去掉多層影響之后,像素點的反應速度更快,能夠實現更強的對比度,畫面更加明艷,不會再出現“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說的白是什么白”的情況;

  二來因為可以做得更薄,因此更能節省功耗,并且具備了可彎折、卷曲的外觀特性,這就給柔性折疊屏、視覺互動創意搭建了基本前提。

  OLED的中日韓“三體游戲”

  在人們普遍更加追求影像的沉浸感、交互感的當下,無論是手機還是家庭大屏,都向屏幕材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OLED顯然是一劑打破屏顯消費硬件飽和與創新僵局的特效藥。

  Trendforce指出,到2020年,OLED屏幕在手機上的采用率將達到50%。正是因為這一潛力,導致各路屏廠爭相入局。也就此形成了三組鮮明的國家力量:

  如日中天韓國隊。

  說是“三體游戲”,其實在當下的OLED市場,只有韓國隊是實至名歸的太陽般耀眼的存在。原因也很簡單,韓國目前是OLED占有率最高的國家。

  眾所周知,“整個韓國都是三星的”。而數據顯示,三星、LGD(LG Display)等韓國企業市場份額總和為88.5%,其中三星更是占據了90%以上的比例,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個在這一領域“大規模賺錢”的品牌。

  OLED的中日韓“三體游戲”

  除了在市場方面取得了毋庸置疑的統治權,韓國在OLED產業鏈上的完整布局,也使其競爭實力堪稱“王霸”。其中既有時間的積累,比如韓國三星電子大約從2000年開始做OLED,2005年開始做柔性OLED,有長達10多年的生產積累,在規?;a、良率控制、成本優化上都有更多經驗。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韓國隊就沒有了弱點。比如韓國是日本OLED核心原材料最大的采購方之一,今年7月日本對出口韓國的OLED面板使用的氟聚酰亞胺進行管控,就精準打到了“七寸”。加上中國顯示面板逐漸實現OLED量產,成為強有力的市場瓜分者,IHS曾經預測,2020年三星在OLED面板市場占有率將從95%下滑到52%,京東方的市占率則將達15%,取代LGD成為全球第二的生產廠商。

  韓國隊告別鐵王座,將會是未來一段時期的重頭戲。

  風云變幻日本隊。

  日本隊近年來才重新出現在OLED視野內。

  其實,日本面板產業界切入這一領域的時間并不晚,早在2007年,索尼就推出了全球第一臺OLED電視。

  但一方面由于技術的不成熟與制造工藝的限制,導致大尺寸OLED電視的量產良率出現問題,再加上日本整體收到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相關企業也開始收縮過冬,也就將這一商機讓給了韓國。

  但這并不代表日本隊徹底死心了。首先,生產OLED顯示屏所需要的制造設備和原材料,尤其是最關鍵的蒸鍍設備,被尼康和佳能牢牢握在手中。第二張牌則是技術優勢。比如能夠讓大尺寸OLED成本大幅下降的噴墨印刷技術,就成為日本顯示產業界集體看好的重要機會。

  就在2019年底,日本面板制造商JOLED也建成了首條印刷OLED產線。這條5.5代線的月產能達到2萬片,主要生產用于車載、醫療及其他高端顯示器等領域的中尺寸OLED,預計在2020年投入量產。

  OLED的中日韓“三體游戲”

  可以說,從2018年開始,日本企業向OLED進軍的態度就長期激越,夏普在2018年第四季度正式推出了采用自制OLED面板的新款手機,索尼、松下、東芝也在極力推出OLED電視。

  不過客觀來說,日本企業在OLED顯示屏的出貨尚未形成規模,加上與壟斷者三星之間的長期博弈,其在產業鏈的歷史優勢與3C品牌強勢認知,能否在接下來的消費市場發揚光大,就像在一團被毀滅的恒星塵埃云中重新醞釀出新的行星,所需要的條件與時間都充滿未知。

  旭日方升中國隊。

  2019年,我們有幸看到了中國面板產業的許多突破。

  相對領先的中國面板廠商京東方已經實現了中小尺寸OLED的量產,并在前不久傳出加入蘋果供應鏈的消息,一旦落實則將取代LGD成為iPhone的第二大OLED顯示屏供應商,打破韓國壟斷的局面。

  OLED的中日韓“三體游戲”

  除此之外,華星光電、和輝光電、柔宇科技、深天馬、維信諾等也加快了步伐,國產AMOLED屏幕的產能不斷提升,預計2022 年達到 1131 萬平方米,占全球總產能的 33.4%,僅次于韓國。整體來看,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重要的液晶面板生產國,產能預計會在2021年逐步規模釋放。

  當然,國內廠商多集中于中下游面板、模組等領域,制造設備和有機材料都需要依賴日韓歐美企業,這就導致成本居高不下,會在一定程度上阻礙后續的市場爆發。

  而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國龐大的終端消費市場,以及本土化采購的傾向和成本優勢,也將成為新恒星誕生的關鍵變量。

  時間之外:新老恒星的交匯

  從各個國家隊的特點來看,中國與韓國是最有可能率先產生引力效應的兩顆“太陽”。那么,作為一顆新恒星,如何加快自己的核聚變反應,決定了未來能量的強度。

  想要面面俱到地一次性補齊短板顯然不夠現實,一場“田忌賽馬”式的排兵布陣就顯得頗為重要了:

  首先,高精尖的制造技術,成為保障中國隊拿下更大規模市場的要素。OLED屏幕對生產進度要求非常高,比如在蒸鍍過程中,要用到FMM,即精細掩膜版,這會直接影響到蒸鍍的良率。目前,大陸廠商在這方面的技術能力還比較低,這也導致良率提升十分困難,甚至有廠商的OLED顯示屏良品率為0,生產出來的面板沒有一片是能用的,這就給市場開拓帶來了不小的困境。

  OLED的中日韓“三體游戲”

  另外,產業鏈的全面配套,也是當前國際局勢下保證自身安全生長的關鍵要素。從當前局勢來看,小分子發光材料主要集中在日韓廠商手中,專利壁壘較高的發光材料及一些高端的制程工藝材料則由歐美廠商掌握,短時期內恐怕難以改變。

  除了大陸廠商繼續堅持攻關、向上游突破之外,在中國占據優勢的中端和下端產業鏈,如3C產品等,通過全面布局對全球業態產生牽制,比如2018年華為全球智能手機出貨超2億部,其中京東方作為其OLED屏幕的主力供應商,就成為關鍵的助力。

  與此同時,尋找新領域,如放棄蒸鍍模式改為探索噴墨印刷,亦或是搶先一步攻堅Micro LED,引領行業技術迭代,從而攫取先發優勢,加上未來中國在5G通信和物聯網時代的加速演進,也將為中國在OLED“三體游戲”中打上一個重要的安全buff。

 《三體》中曾經提到宇宙的基本法則——黑暗森林,認為每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人,就是隱藏自己、伺機尋找潛行的敵人。他人是不是地獄尚未可知,但想要消滅永恒的威脅,永遠是比他人更早抵達更高地。這或許是我們能從OLED的中日韓變局中,寫出的產業方程式。
分享到:0

安徽省機電行業協會微信公眾號

江淮機電網微信公眾號

电子游戏用英语怎么说